星河寂灭

星河寂灭

更新时间:2021-07-27 18:13:38

最新章节: 过了腊月二十,西州城里年节的气氛便一日比一日浓郁起来。虽然因大军北征,商贾、护卫们依然在为押运军粮而奔走,不少丁男也随军服役,城中人口比往年少了好些,但到了祭灶这一日,依然是处处张灯结彩,家家杀猪宰羊,换了新装的孩子们四下乱跑,西州各坊的高墙深巷之间,欢声笑语回荡不绝。曲水坊的裴宅里更是热闹非凡,

第9章 人非木石 偶露锋芒

琉璃退后一步,冷冷的看着他。那男子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讪然之色,随即扬起头来傲然道,“好个牙尖嘴利的胡姬,冒犯了本公子,想走就走么?”

琉璃刚才的话本是气头上脱口而出,此时不想再惹是非,刚想随便道个歉,有人已沉声道,“如琢,何必与胡姬纠缠?”说话之人也是二十出头的年纪,身着深青色袍子,鬓发如裁,眉目端秀,神情十分冷肃。

如琢转头冷笑道,“子隆是正人君子,自然不肯如此,裴某今日却偏要这胡姬分说个明白。”又对琉璃道,“你刚才说什么,可敢再说一遍?”

琉璃不愿跟他多说,退后一步,转身往后走,一名男子却有意无意的往里一站,恰恰挡住了她的去路。琉璃只得停下脚步,却见那名男子旁边一人退开两步,让出了一条道来。

琉璃心里一喜,刚想过去,开始挡路之人却又一步跨到了她面前,一面侧头笑道,“守约,你莫不是怜香惜玉了?当心如琢晚上又灌你!”那名男子却淡淡的笑道,“正想多喝两杯,难不成你怕了?”

琉璃眼光一扫,只见这个叫守约的身量比常人略高,看去也比另外几个略长几岁,一身淡青色袍子洗得有些发白,眉目疏朗,神色从容,却有一股说不出的距离感。琉璃不由微微一怔,只觉得这面孔似有几分眼熟。他却并没有看琉璃一眼,只是对如琢微笑道,“大好春日,何必计较此等琐事?我们还是去寻窥基饮茶要紧。”

这一耽误,如琢已走了过来,先是对这位男子一摆手,“饮茶不急!”又对琉璃冷笑了一声,“这位胡姬适才不是伶俐得紧么?怎么如今一言不发了?”

琉璃压下心头的怒气,神色平静的转身看着他:“不知足下有何指教?”

如琢不由愣在那里,他出生极为显贵,平日最爱挖苦取消别人,却不曾被人如此顶撞回来过,而对方不过是一个平民打扮的胡女,这口气如何忍得?他自然要留下对方,找回场子。但现在要他指出这胡女有什么不对,好像也说不出来,一急之下脱口道,“你这胡女,适才乘着无人在此比比画画,莫不是想偷师名家画作?”

琉璃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会傻得如此离谱吧?想了想只能叹了口气:“是。”

如琢心中顿时大喜,不加思索道,“既然如此,窃者当罪,你还有何话说?”

琉璃怜悯的摇了摇头:“原来足下并不识字,也不曾临过帖?不然当足下临帖摹碑之时,岂不是也做了贼?”

如琢一张白净的面皮顿时涨得发红,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身边一人忙指着琉璃喝道:“大胆,一个胡人贱户,也敢如此对河东公世子说话!”

这个轻浮的家伙竟是什么河东公世子?琉璃瞟了一眼他身上的朱衣金带,心知多半是真的,她知道唐人有严格的衣冠制度,却没刻意记过,看来是失策了!但此时她要退步已晚,只能淡然道,“我虽是胡人,却非贱户,足下一口一个胡人贱户,却不知这大慈恩寺所奉何人?又是为何人所建?”

那人顿时张口结舌,佛祖释迦牟尼自然是如假包换的胡人,而此寺所追念的长孙皇后也不算正宗的汉人,如此说来自己岂不是大不敬?

琉璃乘机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礼,“请恕小女子先行告退。”说完转身便走。几个男子相视一眼,脸上都有惊异之色,连平日最端严少语的子隆也不例外,倒是那个叫守约的男子回头看了琉璃的背影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琉璃压着步子,尽量镇定的走了出去,从回廊到正在俗讲的院子不过一百多步的路程,在她的感觉里竟是无比漫长:自从来到这个时代,她不敢多说一句话,多走一步路,唯恐惹祸上身,刚才一怒之下却依然露了锋芒,幸亏没有遇到真正的恶少,幸亏没有熟人看见……她慢慢走到舅母几个身边,几个人正听得入神,并没多看她一眼。看了看台上那位正眉飞色舞的僧人,琉璃简直有些感激涕零。

又过了近一刻钟,俗讲才算完毕,僧人又宣讲了一番佛理才离开讲坛,众人也渐渐散去。琉璃跟着舅母几个往外走,不时做贼心虚的四下打量,好在她的霉运似乎已经过去,一路平平安安到了寺外,又稳稳当当的坐车回了安家。

安二舅就在上房,满脸都是笑容,一见琉璃便挥手道,“你且放心,你家阿爷已应了舅父,日后你便住在这里,婚事也须得舅父同意才能作准!”

琉璃只觉得满头乌云都消散开来,忙规规矩矩的屈膝行礼:“多谢舅父,是外甥女给舅父添麻烦了!”

安二舅哈哈大笑:“哪里麻烦,为让安某同意此事,你那庶母就差哭着跪下来求我,你阿爷也好不客气,我自认得他以来,还未听他叫过那么多句阿兄!”

琉璃立时猜到了一二,却不好细问,只好又含糊谢了一声便回房梳洗。没多久,便听上房传来了一阵轰然大笑。她放下手中的木梳,忍不住也微笑起来。

而在崇化坊库狄家院子的上房里,此时也是好不热闹,库狄延忠一语未了,一贯对他温柔小意的曹氏便跳了起来,“你说什么?”

库狄延忠满脸都是不耐烦:“不是你在惦记如何才能安家无法生事,好带回琉璃么?你倒说说看,除了再娶一户正头娘子,还能有什么法子?谁叫你是个乐户!”

曹氏顿时气得浑身发抖:“你如今倒嫌弃起来了?原先你是如何求着我进门的?那时怎么不说我是乐户了!”

库狄延忠的声音也高了起来:“不是你非要把大娘弄回来么?我劝你一句,你还是消停些吧!今日的羞辱难道还不够?”

曹氏怒道,“今日之辱,你能受得,我却受不得!再说难道托阿兄送的那些礼金就这样白白丢进水里?”

库狄延忠闷闷的道,“说起来,就不该让大娘去那劳什子教坊!”

曹氏怒道:“教坊有什么不好?又不缺吃不缺穿,又能学乐舞,还有那样一步登天的机会……”

库狄延忠再也忍耐不住,用力一拍桌子:“好!既然进教坊这般好,明年便把珊瑚送去!也就如了你的愿了!”

曹氏顿时大惊,看着库狄延忠铁青的脸色,念头转了几下,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库狄延忠越发不耐烦,站起身便走了出去。

看着他摔帘而去的背影,曹氏心里又急又气,还又有些害怕,泪水当真流了下来。却听门帘一响,却是珊瑚一头扑了进来,嘶声哭道:“阿娘,女儿不要去教坊!”曹氏心里越发难过,搂着女儿大哭起来。

库狄延忠在院外转了一圈,回来时母女俩依然在相对落泪,珊瑚一看见他,立刻过来拉住了他的袍子,“阿爷,不要送珊瑚去教坊!”

库狄延忠沉默片刻,淡淡的道,“你阿姊去教坊,不是你母亲的主意么?你一提起不也很欢喜么?你们只说教坊是如何好,原来都是欺我瞒我!却让我白白受了今日的羞辱!”

曹氏脸色大变,忙站了起来含泪道,“大郎误会了,教坊并非虎狼之地,只是珊瑚的容色不及琉璃,乐舞也不及琉璃,性子又爆嘴又笨,去了教坊不但上不去,说不定还要惹祸,我这才不敢让她去。大郎请想,我若故意要害琉璃,又何必费那么大心思去教她乐舞礼仪,又托人去照看?今日之事是我的不对,却不是成心要给大郎惹祸,珊瑚更是什么都不知晓,大郎要怪就怪我一人吧!”

库狄延忠想了一想,脸色缓了许多,语气却依然有些冷:“你们既然知错,也就罢了,此事不许再提,过几日五娘要来做客,在她面前更是一个字也不许露!”

库狄五娘又要来家了?曹氏怔了怔,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一张顺着鼻梁看人的骄傲面孔,这张脸是她最不想看见的,不过若是……她心思转动,渐渐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