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寂灭

星河寂灭

更新时间:2021-07-27 18:13:38

最新章节: 过了腊月二十,西州城里年节的气氛便一日比一日浓郁起来。虽然因大军北征,商贾、护卫们依然在为押运军粮而奔走,不少丁男也随军服役,城中人口比往年少了好些,但到了祭灶这一日,依然是处处张灯结彩,家家杀猪宰羊,换了新装的孩子们四下乱跑,西州各坊的高墙深巷之间,欢声笑语回荡不绝。曲水坊的裴宅里更是热闹非凡,

第6章 人心不足 自取其辱

都什么时辰了,还能让他拖下去?曹氏心里冷笑,面上却笑得越发温柔和顺,“多谢盛情,只是时辰不早,今日便不叨扰府上,请让大娘赶紧出来便好。”

安二舅微笑着摊开了手,“正因如此,才请两位进来一坐。昨日拙荆听说大娘这三年未曾给娘亲上过一炷香,她便急了,今日早早的带了她去大慈恩寺。想来总得到午后才能归来,两位不进来坐着等,难道还在门口站着等?”

曹氏脸色不由大变,“此言当真?”库狄延忠也忙道,“四郎莫开玩笑,今日实实是有事,须让小女去上一回,还请四郎行个方便。”

安二舅双手一摊,“安某也无法,大娘出门足有一刻钟了,如何还追得及?说来安某倒想请教大郎一句,今日你们急着来接大娘到底所为何事,难不成比给亡母上香更要紧?”

库狄延忠讷讷的说不出话来,曹氏心里却是一动,转头往南边看了几眼,脸色渐渐变得铁青,心知自己是中了算计,今日再不可能将琉璃送入教坊,只能日后再跟她好好算账!拿定主意,她咬着后槽牙笑了起来,“既然安家舅父如此体贴,也罢!就等午时过后,我们再过来接女儿回去便是!总不能让她麻烦舅父一辈子!”说到后来,声音里已带上了掩饰不住的煞气。

此时天色已大亮,路上行人渐多,安家本就住在坊间大道之旁,三个人这样站在门口说话自然引人注目,有四五个好事者忍不住便远远的停住脚步,侧耳细听。安二舅的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收了,语气变得有些冷淡:“曹娘子此言却不妥,舅家原是至亲,安某还有个不情之请,以后大娘就住安家,不必回去也罢。”

库狄延忠不由一惊,曹氏已叫了起来:“你做梦!”

安二舅冷笑道:“安某愿意养着自家外甥女,与你曹娘子何干?”

曹氏怒道,“难道奴就不是她的母亲?”又用手使劲推了推库狄延忠。

库狄延忠也皱眉道:“四郎这话好没道理,女儿是我库狄家的女儿,如何要你养?”

安二舅冷冷的道,“安某是有理无理,却不是你说了算,也罢,你若不服,今日午后,安某便请了库狄家长辈和安氏族老一起来议论议论如何?”

库狄延忠脸色微变:“这等小事又与族老们有何关系?四郎,你究竟有何打算?”

安二舅声音依旧是淡淡的,“也没什么,只是安某看见大娘昨日那副模样,实在不大放心,我妹子又只有这一个女儿,因此安某想让大娘日后就住在安家,婚嫁之事须得安某同意,聘礼嫁妆也须安家过目,大郎若无卖女之心,些须小事自应同意。”

“卖女”两字一落入耳中,库狄延忠的脸色不由涨得通红,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休得胡言!”曹氏也忙冷笑了一声:“安家舅父,你也太异想天开了吧?谁家女儿婚事,还需舅家同意?再说,大娘昨日出门穿得不过是旧些,谁家女儿不曾穿过几件旧衣裳?又说何来卖女一说?”

安二舅点了点头,“没有自然最好,只是安某并非要安排大娘的婚事、谋夺她的聘金,只是要过目过目,却不知又有何不可?”

他们声音越来越大,看热闹的人也就越来越多,安二舅是此坊的大户,自然有人指点议论,曹氏见状声音越发高了几分,“儿女婚事,自来是父母做主,舅父虽亲,却也不能插手外甥女的婚事,安家也是大户,如何连这道理也不懂?”

话音未落,只听有人答道,“库狄家也不是破落户儿,不知为何却要将自家女儿卖入教坊?”却见安三郎大步流星的分开人群走了进来,身后还有两个精壮的汉子,看打扮正是坊里负责治安的武侯。

库狄延忠吃了一惊,脸色越发难看,安三郎却笑嘻嘻的行了个礼,“姑父,好久不见,三郎无礼了,昨日表妹说话含糊,三郎一肚子都是疑惑,早上便特地找人打听了一番,才知今日竟是教坊选女乐的日子,难怪姑父急着来接人。姑父也真是,自家亲戚,若是有什么难处,能帮衬的自然会帮衬,为何要出此下策?”

众人都是愕然,议论声随之四起。库狄延忠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连曹氏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寒声道:“这位小郎君莫听旁人胡说,谁要卖女儿了?”

安三郎却不接话,故意看了她两眼,回头便问父亲,“这位娘子是?”

安二舅漫不经心的答道:“你姑父道,是他的夫人曹娘子。”

安三郎仿佛吃了一惊:“姑父何时新娶了妻室?姑父,我阿爷说的可是真?”

库狄延忠只能点头,安三郎摇头叹道,“这也怪了,姑父,三郎原以为你家是有什么难处,可看这位新夫人身上穿的头上戴的,却都是好东西,既然如此,何至于要把表妹送入教坊?”

围观众人此时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何事,看向库狄和曹氏的眼光更加鄙夷:这个女人身上穿的是簇新的缎面夹袄,头上明晃晃的赤金钗子,哪里有半点窘迫的样子?明明日子过得,却要把前头夫人生的女儿送到教坊去,当真是蛇蝎心肠!

库狄延忠再也忍受不住,转身要走,曹氏忙扯住了他,转头冷笑道,“此话从何说起,我和大郎不过是想带大娘去看看她舅父,怎么就成了要送她去教坊?”

安三郎笑道,“这也奇了,却不知两位要带我表妹要看哪位安家的舅父?我等居然丝毫不知?”

曹氏张了张嘴,接不上话来,眼前的安家可不才是琉璃正经的舅父?安三郎却又打量了曹氏几眼,恍然大悟般一拍大腿,“咦,这位新夫人不是姑父原先的妾,教坊里琵琶曹家的女儿么?怪道眼熟!我就说了,好好的姑父怎么会送表妹去教坊,却是曹娘子家学渊源,可我那表妹又不是你曹家的女儿,轮不到你做主吧?”

众人顿时又是一阵哗然,不少人笑着起哄,“原来如此!”

曹氏平日里最忌讳的便是这个“妾”字,听得笑声不由怒气上冲,厉声喝道:“我库狄家的事也轮不到你一个小辈插嘴!”又扬头对安二舅道,“安家舅父,你若疑心我们要送大娘进教坊,我们过两日再来接她便是,但你若不放大娘归家,还想插手大娘的婚事,却是万万不能,不然咱们就去官家分说分说,这夺人子女,算是怎么回事!”

安二舅脸上露出一丝惊疑,“曹娘子既然这样说,安家倒是有些不解了,咱们昭武人有纠纷,历来是族老出面,不经官府,安某还真未去过官府,难不成在大唐舅父接外甥女常住也犯了律法?”

曹氏冷笑道,“外甥女住在舅家自是不违法,但子女婚姻,原是父母做主,若是日后库狄家与人换了婚书,收了聘礼,你们再不放人,那却是官家不容的!”

安二舅回头便问三郎:“律法真有此条?”

安三郎摸了摸胡子,转头看向跟着自己过来的两位武侯,“两位兄长是官家人,可知晓此事?”

那两个武侯都点头道,“确是如此!”安氏父子相视一眼,脸色都有些无奈,曹氏脸上露出了笑容,“安家舅父是明白人,还是莫来插手外甥女的婚事。”

安二舅不再看她,皱着眉头问库狄延忠,“大郎,这位娘子真是你的新夫人,是库狄家如今的主母?你真要把大娘的婚事交给她做主?”

库狄延忠此时满肚子闷气,只恨不得早点上车,闷声道,“自然是。”

安二舅哈哈一笑,转头问道,“安某要是记得不错,曹氏原是乐户,不知按大唐的律法,良人以乐户为妻,却该是怎么处置?”

那位姓卫的武侯傲然瞥了库狄延忠与曹氏一眼,大声道,“按大唐律,良人以妾及乐户、部曲等为妻,徒一年半。”

安二舅长长的出了口气,“原来如此,多谢二位,也请二位到时做个见证。”回头向库狄延忠笑道,“大郎,咱们稍后官府见。”

库狄延忠的脸色顿时一片煞白,曹氏更是站都站不稳了,见安二舅转身要进去,再也顾不得什么,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角,“安家舅父留步!”

安二舅转过头来,冷冷的喝道,“放肆!你不过是个贱口,也配跟着大娘叫安某舅父?”

围观的人群爆发出“哄”的一阵大笑,几只落在附近树枝上的寒鸦惊得飞了起来,呱呱的逃向远方。

阿蓝的完本小说[bookid=1890550,bookname=《千蛊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