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寂灭

星河寂灭

更新时间:2021-07-27 18:13:38

最新章节: 过了腊月二十,西州城里年节的气氛便一日比一日浓郁起来。虽然因大军北征,商贾、护卫们依然在为押运军粮而奔走,不少丁男也随军服役,城中人口比往年少了好些,但到了祭灶这一日,依然是处处张灯结彩,家家杀猪宰羊,换了新装的孩子们四下乱跑,西州各坊的高墙深巷之间,欢声笑语回荡不绝。曲水坊的裴宅里更是热闹非凡,

第31章 意外来客 未雨绸缪

七夕前夜,一场不大不小的雨赶走了些许暑热,到了第二天一早,又是一个天空碧蓝如洗的艳阳天。

安二舅站在自家院子里,抬头看着天色叹了口气,“再这样晴下去,只怕今年的米价却是要涨了。”石氏便在廊下应声答道:“那便多买些备着!总比连绵阴雨要好些,你莫忘了,那年连下了一个多月的雨,坊市北门关了多久?我们这些人又是天天在家不许出去,那番折腾才叫闷人。”

想起那一年朝廷下令关闭所有市坊的北门,又不许妇人上街,以为这样便可以让太阳露脸的奇怪做法,安二舅忍不住也笑了:“唐人做事有时的确古怪!”

琉璃的屋子里,七娘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给扇面上那幅织女图点上了最后一抹嫣红,又听到窗外父母的话音,轻声笑了起来,“正是呢,今日晴了,晚上才好乞巧。午后咱们就去捉喜子?”

捉喜子?想到蜘蛛那八脚乱动的样子,琉璃放下笔,摇头道:“我只怕还要出去,你若有闲就帮我捉几只吧,说起来,我这手女红,不乞也罢。”

七娘忙拿起那柄绢扇端详,点头叹道:“你的手若是不巧,哪里还有巧人儿?便是女红,你也学得比我当初快了不知多少,也就是练得少了些。”

见那绢面上的颜料慢慢干了,七娘便把扇子拿在手里,又对着铜镜照了照,美滋滋的道:“我就要这把了!”

琉璃笑着点头,她这次一共买了七柄素绢的圆扇,花了两天在扇面上都画了织女图,简笔仕女的图案并无太大区别,只衣服颜色不同,最后这柄是粉色衣裳,七娘果然一眼便看中了。

两人拿了剩下的扇子到上房,石氏果然也十分欢喜,知道家中女子人人有份,连十一郎的未婚妻子史九娘和出嫁的安五娘都有一柄,更是笑得合不拢嘴,挑了一柄青衣织女在手里摇着笑道:“这样好的扇子,我定要拿着多与人看看才好。”又挑了两柄让人给安五娘及史九娘送了过去。不多时,康氏与米氏也得了消息,过来各自选了一柄合心意的。

不到午时,五娘与史九娘各自又遣人带了回礼过来,五娘送的是一个小小的镂银圆笼香囊,散发着幽幽的芙蓉冷香,史九娘则回了一方绣着月破云出图案的绢帕。唐人无论胡汉都极爱熏香,身上屋里一时离不得,琉璃虽然日常对熏香并不上心,也忍不住把那个精巧的香囊挂在了身上,大家又评点了一番史九娘的手工,康氏米氏便没有回去,几个女人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顿冷淘。

琉璃瞅了个空拉住康氏低声道:“嫂嫂,三哥何时会去西市的药材铺?我有事想向三哥请教一二。”

康氏奇道:“你是说那间小药铺?三郎轻易不会去那里,你若想买什么,不如去缬坊店找他,今日过节,他应当会在店里,你让他带你去就好。”又笑道:“今日嫂嫂还没给你回礼,你看中什么尽管挑去。”

琉璃摇头笑道:“并不缺什么,当真只是有事请教三哥。”

吃过午饭,几个人又说笑了一阵子,才各自回去准备晚上的瓜果供品、乞巧盒子。琉璃则带着小檀一路往西市走去。正是日头最烈的时分,在坊间道路上还有些树荫遮挡,一进西市大门,那股热浪夹着声浪以及脂粉香料的种种味道扑面而来,琉璃照旧被呛得眼前发晕,小檀则是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扇起风来。

两人顺着商家屋檐的阴影加快了脚步,刚刚走到自家夹缬店,本想打个招呼就过去,那史掌柜却一步迎了出来,“大娘来得正好!”

琉璃不由一怔,史掌柜才道:“真是巧了,正有客人一定要见大娘,我刚想打发小伙计去找你。”

因为柳夫人的事情,琉璃这些日子闷头画花样,早已不大与客人打交道:怎么还会有人坚持找她?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是哪位客人?我可认识?”

史掌柜笑道:“是那位裴九郎!我也说过,你不再画花样,他说是另外有事。我想大娘或许会见他,也就没有格外推拒。”

琉璃心里一震,还未说话,小檀已叫道:“那位天煞孤星不是好久没来了么?怎么今日却来找人了?”

琉璃面无表情的看了小檀一眼,才对掌柜道:“我这就去。”

小檀悄悄吐了吐舌头,老老实实的跟在琉璃背后往后院画室走去。

一眼看到站在案几旁边的裴行俭,琉璃只觉得略有些恍惚:他依然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浅色襕衫,清淡的神情也是一丝都没有变。若不是武夫人清清楚楚的告诉了琉璃,她简直难以相信,眼前这个人在过去的这两个多月里有过那样一番惊人的际遇。她定了定神,微微一福,“好久不见。”

裴行俭的目光在琉璃的脸上停留了片刻,微笑起来,“裴某早就该过来的,只是一直脱不开身,大娘一向可好?”

琉璃笑道:“托福。”一面请他落座,一面便吩咐小檀去外面买一壶冰酪浆过来。

裴行俭正襟危坐在榻上,默然片刻,突然郑重的欠身行礼,“多谢大娘。”

琉璃忙侧身避开,想了想笑道:“裴君客气了,我什么都没做,只是请裴君帮了我一个忙而已,裴君能有此番际遇,想来是天意如此。”正是把裴行俭上次说的那番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

裴行俭不由怔住了,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不住同时笑了起来。裴行俭便问道:“不知大娘是何时知道此事?”

琉璃笑道:“也没几天。托我画屏风那人告诉我说,那屏风是送给圣上的,这才说起了裴君的事情。”

裴行俭忍不住道:“不知此人是……”看了一眼琉璃又抱歉的一笑,“裴某唐突了。”

琉璃一本正经的点头,“的确有些唐突。”

裴行俭惊讶地看了琉璃一眼,摇头苦笑起来,半响才道:“裴某也是前几天才知道:原来竟是那扇屏风造就的这番际遇,这几日来心内常自不安……”

琉璃摆了摆手,截住了他的话头,“裴君过虑了,际遇之事,一半是天意,一半也在于人为,琉璃不敢贪天之功,更无不平之意。试想,若无裴君上次解我那两难之局,或是自珍身份不肯帮我题字,事情又会如何?所谓善有善报,无非如此。裴君仁心侠骨,此番际遇不过是上苍的补偿,想来日后自有更大的福报。”

其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琉璃自己也有些困惑,裴大将军自然不会永远是八九品的青衣官员,但自己为什么可以在他被皇帝赏识的过程中扮演一个小小的角色?是她推动了历史?还是历史本来就可以充满意外?

裴行俭怔怔的看着琉璃,眼神深邃无比,半响才垂眸微笑道:“裴某自认脸皮不薄,但听大娘这番话,也要羞惭无地了。”

琉璃笑道:“那便再也不提此事可好?”

裴行俭难得的露出一丝无奈之色:“他日大娘若有驱使,裴某必当从命。”

琉璃心道:你能帮我摆平魏国夫人和杨老夫人那对祸害么?想到裴行俭的满腹智谋,心里不由一动,正色道:“实不相瞒,过些日子琉璃说不定真会求裴君帮忙拿个主意。”

裴行俭立刻道:“如今裴某长值宫中,常数日不得归,但大娘若有事情,请告知我家门房一声,他自会想法子。”

琉璃想起他家门房老苍头就是半个管家的说法,忍不住笑了起来,点头道:“如今裴君身为天子近臣,自然要忙碌些,愿裴君日后步步高升。”

裴行俭淡淡的一笑,“高升不敢奢望,裴某倒是更想到长安之外去看一看。”

琉璃不由有些吃惊,他想到外地去?长安人不是最自豪于这座雄城,视外放如流放么?不过,如果他真是不想高升的话,好像过两年还真会遂了他的意……

待小檀将酪浆送上时,裴行俭便随意问道:“大娘这两个月似乎不常来店里?”

琉璃惊异的看了他一眼,裴行俭忙道:“适才听掌柜提了一句。”

琉璃想了一想,还是把自己给武夫人做了牡丹夹缬后引起的麻烦简单说了一遍,裴行俭越听脸色越是肃然,半响才道:“你还是要当心些,最好莫要再给那位武夫人再做布帛衣裳,若推脱不得,哪怕称病避开也好。”

琉璃长叹了一声,她也不想惹麻烦,可是,有时候很多事情却不是自己能够预料到的,默然半响终于还是道:“前几日刚做了几件。”而且不知怎么的,自己还惹上了杨老夫人的眼。

裴行俭看着琉璃,两道舒展的剑眉慢慢的皱了起来,“你在长安之外可有亲戚?”

琉璃心里一沉,难道有这么严重?想了片刻摇了摇头,裴行俭叹了口气,“你适才说或有事找我,可就是怕有麻烦?”

琉璃点头不语。裴行俭沉吟道:“若大娘不嫌忌讳,不如这几日先称病在家,不要出门了,先看看再说。你父亲那里,也常使人去探听可有动静。若真有难解之事,一定记得知会我一声。”

琉璃一怔:他说的头一件本来就是自己打算做的,第二件却是提醒了自己,至于第三件,若事情真到了那一步,也就只能希望这位智多星能再给自己出个主意了。

裴行俭低头思索了片刻,又叮嘱了琉璃几句,便起身告辞而去,琉璃站在院子里,呆了好一阵子,也终于打起精神出了门,跟史掌柜告辞时,便嘱咐道“这几天若是有人问起我是否在店里,掌柜就说我身体不适,许久不曾来过了。”

史掌柜笑道:“记下了,说来前些日子常有人问,这几日倒是不曾有人问过。”琉璃一惊,脱口道:“今日也无人问过?”史掌柜点了点头,“自然。”

琉璃看着外面的街道,怔怔的出了半天神,到底还是转身走向今日要去的招财缬坊,却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史掌柜欲言又止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