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寂灭

星河寂灭

更新时间:2021-07-27 18:13:38

最新章节: 过了腊月二十,西州城里年节的气氛便一日比一日浓郁起来。虽然因大军北征,商贾、护卫们依然在为押运军粮而奔走,不少丁男也随军服役,城中人口比往年少了好些,但到了祭灶这一日,依然是处处张灯结彩,家家杀猪宰羊,换了新装的孩子们四下乱跑,西州各坊的高墙深巷之间,欢声笑语回荡不绝。曲水坊的裴宅里更是热闹非凡,

第29章 七月骄阳 华服霓裳

辰时刚过,正对着太极宫朱雀门的天街依然是一副车水马龙的景象。从城外进来的拉货车辆与各坊里涌出的行人车马混杂在一起,人流中,有穿着胡帽胡服的长安本地人,也有操着一口流利长安话的胡人,互相打着招呼开着玩笑,又一道抱怨今年这个夏天热得实在有些离谱。

永徽四年的这个夏天,热得的确有些离谱。似乎四月底林邑国献象的那档子热闹过后,气温就嗖的热了起来,直到七月竟没有下过一场像样的雨。此时,那明晃晃的太阳照在这条宽阔得惊人的天街上,晃得人都有些睁不开眼,道路两旁的槐树也越发无精打采起来。

琉璃坐的马车是在开化坊的北边才转弯向东,她撩开车帘,看着消失在坊墙背后的朱雀门,心里突然有点沮丧:来长安三年半了,她其实连太极宫的样子都没有看清过。如果不是武夫人非要她到武家去看看那几件新做的衣裙,她大概连这一眼都捞不着。

这两个多月里,她的生活终于变得安稳起来,除了还忍受过两次那位柳氏的婢女的挑刺眼光和刻薄言语,连外人都不用见,平日不是在画室画花样、绣样和服装设计图,就是在家里与舅母石氏和七娘消磨时间,甚至还跟七娘学了两手女红。安家虽也是一大家子,但儿子们已分户自立,而主母地位极高,几个姬妾跟婢女们也没啥区别,平日很少露面,因此日常生活十分简单安静。琉璃自得其乐,只是偶然会惦记起那扇《春江花月夜》的屏风,猜测它是否已经入了皇宫。

记得两个月前,武夫人看到那幅画时很是喜出望外,听说那手漂亮的行书是出自裴行俭之手又是颇为愕然,好在倒没有不悦,反而兴致勃勃的打听了一番便叹道:“好好的一个名门之后,却成了如今的模样,真是埋没了这笔好字。”让琉璃对她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只是这位夫人最近似乎变得忙碌起来,只半个月前见了琉璃一次,琉璃注意到,她几次似乎想说什么又住口不言,琉璃心里好不纳闷,以至于对这次见面也有些期待起来。

她坐的马车很快便驶入了紧靠东市的宣阳坊,穿过十字路口,在一间颇有规模的府第前减慢了速度,琉璃往外看了一眼,只见那乌头大门紧闭,两边的豪奴站得有点无精打采。马车却未停下,而是顺着外墙到了东北面的一个小门外,车夫喝住了马,带着马车来接琉璃的婢女便有些讪然的笑道:“从这门到我家夫人的院子更近便些。”

琉璃忙点头:“太好了,这天气里走远了才是真受罪。”

这位婢女也笑了起来,亲亲热热的带着琉璃便往里走。进门没走多远眼前便是一片湖面,青石砌岸,杨柳低垂,湖水东边一片都是白色莲花,亭亭玉立,清香宜人。那婢女见琉璃多看了几眼,便笑道:“这白莲极是稀罕,宫外没几家能有呢。”

不就是白荷花么?难道这时也是贡品级的稀罕物?琉璃不好开口询问,只随口赞了几句。沿着池塘边的青石小路一路往西,在一座凉亭前转向南面,又走了约一箭地,她便看见了一处不甚起眼的院子。走进门里,才见这院子格局寻常,两边厢房,当中是五间小小的正房,重檐雕栋,倒也精致。

婢女通报了一声,便带着琉璃直接进了上房西间,只见这屋子正中是一架落地的华榻,榻上三面设着插屏,又挂着好几重烟雾般轻柔的粉色纱帐,看去倒像一座纱亭,武夫人只穿着齐胸的罗裙,露着大片雪白肌肤,外面披着纱衫,懒洋洋的倚在榻上,看见琉璃便招手笑道:“快过来坐。”

琉璃忍不住暗赞一声,好一幅海棠春睡图!笑着走了过去,找了个离她不远不近的地方散腿坐下。细细打量,却见榻上铺着一张翠丝编就般的细竹席,入手沁凉,角落里还设了一个雕成荷叶的玉盆,放满了冰块,帐子里生生便比外面低了两度。

武夫人笑道:“原想着去西市找你,只是我最是怯暑,这几天实在热得厉害,只能劳你跑这一趟,路上可热着了?好在我如今不住贺兰府上了,你来倒也便利。”

琉璃摇头笑道:“还好。”其实要说热,这千年之前的长安还真不算太热,想当年她在每年夏天40度高温中都坚强的活下来了,眼下这点所谓的“酷热”又算得了什么?况且她如今的体质也不惧热,只要在屋里呆着,几乎连汗都不会出。

武夫人见琉璃依然穿着素色的罗衫长裙,领子扣得严实,脸上也不见汗迹,羡慕的叹了两声,才想到今天的正题,忙让人把那几件新衫都拿了过来。

看见那几件衣裳,琉璃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在答应给武则天设计衣裳绣样之后,她突然发现,这其实也是一个好机会,可以让她根据自己的想像把那些传说中的衣裙都做出来。而现在,这些著名的唐代华服霓裳就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眼前:那六幅碧绫裁成的是荷叶裙,那在团花红锦上加金丝重绣的是百蝶石榴裙,那越州缭绫中银色云纹若隐若现的是月色裙,而那一件左襟金丝绣凤、右襟银丝绣鹅的浅杏色罗衫,则是“罗衫叶叶绣重重,金凤银鹅各一丛”……

琉璃轻轻的抚摸着这些从自己的设计草图上脱胎而出的精美衣裙,一种美梦成真的喜悦油然而生。染织系时装设计是必修课,她自然也曾有过做时装设计师的梦想,这些美丽犹如艺术品的衣裳,就是她真正意义上的设计成品——何况还会穿在那样一位古今无双的女模特身上!

武夫人也叹道:“真难为你怎么想出来的,你那些图也画得真是好看,却不知这做出来的样子,可还有需要改动的地方没有?”

琉璃摇头笑道:“比我想的还要好些。”这个时代的刺绣裁剪有一种后世无法企及的精致,以至于最后的成品让她这个设计者都有些惊艳了。

武夫人笑道:“那就好,过两天我就去送给我妹子,她再不穿啊,却要穿不下了!”说着又略带抱歉的笑道:“一直未曾跟你说起,我妹子,她是宫里的贵人。”

穿不上这些衣服……难道武则天又怀上龙种了?琉璃暗暗思量,脸上少不得要带出几分惊讶,随口惊叹了几句,又想起什么似的苦笑道:“怪道魏国夫人会找上门来!若是如此,夫人更是一定要替琉璃保密了,若让那位知道这些衣裳出自琉璃之手,琉璃还不会被她一指捻死!”

此事琉璃动手画衣样之前便已郑重的说过两遍,听她说得可怜,武夫人自是满口答应,又说了些日后不必拘泥之类的闲话,突然低声道:“你可知上次那屏风又是送谁的?”琉璃心里一动,抬起眼睛茫然的看着武夫人,等她的下文。她果然便笑着低声道:“是送给当今圣上的!”

琉璃配合的惊叹了一声,站了起来,“夫人怎么也不早说,我那点雕虫小技,怎么入得了圣人的法眼?”

武夫人忙道:“你慌什么?他……圣上他十分喜欢,原说要赏你的,听说你不是官家人,这才罢了。倒是那裴行俭竟是个有造化的,圣上一眼便看中了他的字,又听说他的身世经历,感叹了一番,没几天特意叫人赏了他几匹素绢,让他抄写《文选》。那裴行俭只用了一个多月,便抄了整本的《文选》呈了上来,圣上竟是爱不释手。又召他觐见了一次,听说应答十分得体,如今他已升为了起居郎,真真是一步登天!”

那扇屏风真的起了作用!琉璃眼睛顿时一亮,只是……“起居郎?”

武夫人笑道:“便是跟在圣上身边记录圣上起居言行的六品官儿,最是清贵不过,先帝时褚相就任过此职。圣上也说,他终于找到一个墨书能与褚相媲美之臣了。”

升官了,而且是皇帝身边的官,琉璃忍不住微笑起来,“可见这世上好心是有好报的,也是他个热心肯帮人,这才有了这番机缘。”

武夫人原有些怕她会心生不平,看她笑得坦然,忍不住叹道:“这真是各人有各人的造化,你若是官家人就好了,只怕这番恩赏就不是那裴行俭一人的,以你的才华容貌,便是召你入宫也说得过去。”

入宫?开什么玩笑!琉璃忙道:“夫人过奖了,琉璃这点手艺算什么?再说我性子最是懒散,在规矩大些的地方就浑身难受,宫里别说去,便是想一想也心慌。”

武夫人捂嘴大笑,半响才道:“你这脾气,怎么跟我一模一样?其实宫里根本不似你想的那般唬人,认真论起来,比如今那些王家崔家的礼数还松宽些,当今圣上性子又极和气,就是皇后规矩大。”

琉璃忙点头道:“琉璃领略过魏国夫人的风采,倒也能想象一二。”

武夫人忍不住又大笑起来,点着琉璃的额头道:“原来你也是个不老实的。”她大笑之时神情分外天真明媚,偏偏胸口波涛起伏得诱惑无比,琉璃心里忍不住暗叹一声,尤物啊,难怪高宗要偷嘴!

两人正在说笑,只听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一位婢女挑帘进来,恭敬的施了一礼道:“见过娘子,老夫人听说库狄大娘来了,想请大娘去见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