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寂灭

星河寂灭

更新时间:2021-07-27 18:13:38

最新章节: 过了腊月二十,西州城里年节的气氛便一日比一日浓郁起来。虽然因大军北征,商贾、护卫们依然在为押运军粮而奔走,不少丁男也随军服役,城中人口比往年少了好些,但到了祭灶这一日,依然是处处张灯结彩,家家杀猪宰羊,换了新装的孩子们四下乱跑,西州各坊的高墙深巷之间,欢声笑语回荡不绝。曲水坊的裴宅里更是热闹非凡,

第25章 灵机一动 五雷轰顶

据说,章怀太子李贤之所以与武则天离心离德,是和宫里的一则流言有关的,根据流言的说法,他并非武则天所生,而是韩国夫人,也就是武则天的姐姐与高宗皇帝生下的儿子。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琉璃看着眼前这个突然满脸春意的女人,看到那条明显出于宫中的华裙,突然便想起了这句老话。

就算她不是章怀太子的生母,看样子她和她的皇帝妹夫只怕已经……唐朝宫廷,果然是天下最乱来的地方!

不过这一切与她何干?她又不是李渊,哪有闲心去管这些宫廷烂账!她只需要知道:这位武夫人在此后十来年里与武则天关系还算不错就足够了。而这位夫人,现在想请自己画个屏风送给她的皇帝情人当生日礼物,她有什么理由拒绝?可惜的是,这位皇帝最爱的偏偏是书法,她画画也许还过得去,写字就太不够看了,她那笔放在一千年后被人交口称赞的小楷,到了这个书法鼎盛的时期,莫说跟名家们比,就是斗花会上那些女子,一半以上的字都比自己强!

不过,她写不了,不代表别人也写不了……

琉璃思量了片刻,抬头笑道:“既然如此,何不就用一篇墨书做扇六联屏风,或是整面的水墨画配大段辞赋,做成一个单幅的插屏?岂不比这狩猎图更别致?”

武夫人凝神想了一想,点头笑道:“正是!他的书房里就有六扇的墨书屏风,是褚相爷的墨宝,若再做个六联屏风倒不新鲜,咱们不如做个插屏,依你说的以书配画,想来更是新奇。”

褚相爷?是此时最出色的书法家褚遂良吧?琉璃沉吟半晌,点头笑道:“夫人回去后将插屏的尺寸告知琉璃,若是不出意外,半个月内或许便能得了。”

武夫人顿时笑得更是春光明媚,“待我回去,找到合适的屏风,再来找你!”

之后的十来天,武夫人却一直没有出现。琉璃倒也没有太多时间去操心这些,好容易画完那位柳夫人的四季花卉夹缬后,她又画了两个样子,每天都要在画室消磨半日,日子跟之前的也没有什么区别。

柳夫人到访后,琉璃曾以为舅父会对此大惊或大怒,谁知道安二舅却只是一脸不屑的道:“她说不许就是不许么?舅父这里又不止一位画师,以后便让史掌柜替你挑选客人、交涉花样,你只要不当着客人的面画,谁又知道是你画的?”

看见琉璃愕然的表情,他倒是笑了起来,“咱们在西市开店,这种高门公子妇人早见得多了,当面自然是要好好奉承,但真都依了他们,西市也不用开门了!”

琉璃原本就不大喜欢与客人交涉,有了这番安排,自然心满意足,连四季花卉的样子都画得快了起来,安二舅又想办法买到了两个刻工,染坊日夜开工,一个月的时间倒也勉强够用,狩猎图的夹缬因此还出来得更快了些。这两天,琉璃日日对着这六幅夹缬,倒是真有些期待看看它们被装上紫檀木屏风的样子——这可是地道的唐代夹缬屏风,一千年后却只在日本还保存着几扇,就像这一千年前的长安,只有京都还保留下来了几分影子……

这一日午后,琉璃正在画室里勾花练手,就听见史掌柜的笑声在门外响起,“裴君的夹缬前几日就得了,染得极好。”

琉璃笔尖一抖,刚画的一枝兰花旁边顿时多了个黑点,她怔了怔,随手在那个黑点勾了几条细线,画成了一只蜜蜂,只是黑点到底大了些,看起来倒更像一只苍蝇。她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

小檀早已打起了门帘,跟在史掌柜身后走进来的正是多日不见的裴九,或是因为已到暮春四月,他身上穿的是一件清爽的月白色襕衫,整个人看上去似乎也明朗了几分,看见琉璃抬头看了过来,微笑着向她抱了抱手,笑容一如往日温和。

琉璃放下笔,也笑着还了礼,收拾好桌上的笔墨,便走到架上拿起了那早已准备好的六幅夹缬,一一铺放在案几之上。

这几幅夹缬染色并不复杂,只是用淡淡的青色做底,人马猎物都是黑色线条勾勒,远山用留白渲染,惟霜叶和人脸等处用了点染了一些浅赭色,配着原本就简洁的图案,看起来十分清淡古雅。

裴九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几幅犹如水墨画般的夹缬,脸上并无表情,史掌柜心里不由打起鼓来,忙陪笑问道:“裴君以为如何?”

裴九沉吟着点了点头,“甚有古风,令人忘俗。”抬头时,脸上又重新挂上了平日的微笑,“余钱就在外面的车上,劳烦掌柜让我那仆从搬下来就是。”

史掌柜顿时松了口气,客气了两句便转身出去了。琉璃这才认真的看着裴九,举手加额,深深的行了一礼,“上次之事,多谢裴君。”

裴九笑着摆了摆手,语气依旧清淡谦和,“大娘客气了,裴某不过是胡乱猜测了一番而已,什么事都没做,何敢当一谢字?大娘能得偿所愿,想来应是天意如此,倒是这夹缬,家师定然欢喜,裴某应多谢大娘才是。”

琉璃微微一怔,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轻轻避开了话题,她自然也不好说下去,只是微微一笑,转身到架上又拿下了一叠夹缬,与案上那六张正是一模一样。

裴九脸上不由露出了几分惊诧,“这是?”

琉璃含笑道:“自然赠与裴君的,若是装入屏风时有个万一,也好替换,若无此等意外,裴君随意处置就好。”夹缬的工艺特殊,染好出来时永远都是两幅图案一模一样的布帛,虽然裴九只订了一套,却自然会多出另一套来。

裴九摇头道:“无功不受禄,这如何敢当?”

琉璃笑道:“确是有一事要烦劳裴君,过些天我要画一幅插屏,只是那画须有题词,我这笔字实在见不得人,思来想去,只能厚颜找裴君帮这个忙了。虽然这套夹缬不足以充作润笔之资,也是聊表一点心意。”

裴九似乎有些意外,看着琉璃不语,琉璃忙补充道:“这插屏却不是售卖之物,乃是私下受一位夫人所托而已。”

裴九沉默片刻,垂下眼帘微笑道:“既然如此,敢不从命。”

琉璃顿时松了口气,武夫人提到书法时,她就想到了裴九那笔精妙的好字,此前还一直有些担心,此人虽然看起来温和有礼,却自有一种令人不敢太过亲近的气度,身为裴氏子弟、朝廷命官,她一个小小的胡女画师,哪里有资格让他帮这样的忙?她又不能直接说,这是送给当今陛下的生日礼物!原本她还想过要如何说服他,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好说话!琉璃忙趁热打铁,“那我先在此谢过了,只是须得裴君动笔时,却不知如何才能告知裴君?”

裴九道:“此事容易,届时你差人去找长兴坊东北的苏将军府,裴某就住在苏将军府东墙边的院里,裴某若是不在,只要给院子门房留句话便是。”

琉璃心里一动,突然想起了那个曾在胸中盘亘的疑团,忍不住问道:“可否请教裴君官讳?”

裴九淡淡的一笑,“不敢当,草名行俭。”

他的声音明明极轻,但听在琉璃耳中,就如霹雳在耳边炸响,一时耳边、脑中都有些嗡嗡做响。

“裴行俭?”她几乎是机械的重复了一句,突然觉得自己一定是世上最二的穿越者,她早该想到的!像裴九这种心智气度的人物怎么可能是无名小卒?这个时代的裴氏子弟,能写这样一笔好字,又如此料事如神,除了那个文韬武略都惊采绝艳的裴行俭,还能是谁?

裴行俭略有些惊异的看了她一眼,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嘲讽,“大娘原来也听过裴某的名字?”

琉璃一惊,这才醒过神来,只觉得他的这丝嘲色十分刺眼,心里微觉纳闷,她记得裴行俭身世坎坷,成名甚晚,看他这神色,难道此时他还有什么恶名在外不成?如果说对裴九,她虽然感激,却隐隐还有几分猜疑,但“裴行俭”这三个字已经打消了她的一切疑虑。她心里只微微一转,便扬眉笑道:“哪里,只是想要记得牢些而已,不然裴君若不肯题字,却如何能找上门去诉苦?”

裴行俭默然看着她,突然一本正经的道:“大娘放心,裴某,字守约。”

所以会守约?看着他肃然的脸上那双闪动着戏谑之色的明亮眼睛,琉璃忍不住笑出声来。

直到裴行俭离开很久,这抹笑意依然停留在琉璃的唇边,让她莫名的心情愉快。只是在史掌柜再次进来时,她才突然心里一动,借机找了由头便问道:“掌柜可知订货的那位裴九名叫裴行俭?我总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却不知在哪里听过。”

史掌柜笑道,“原来大娘也听说过,我那日收了他的文书后看着那名字也觉得眼熟,过了两日才想起是怎么回事,却没想到他竟然会是这样一副和善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