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寂灭

星河寂灭

更新时间:2021-07-27 18:13:38

最新章节: 过了腊月二十,西州城里年节的气氛便一日比一日浓郁起来。虽然因大军北征,商贾、护卫们依然在为押运军粮而奔走,不少丁男也随军服役,城中人口比往年少了好些,但到了祭灶这一日,依然是处处张灯结彩,家家杀猪宰羊,换了新装的孩子们四下乱跑,西州各坊的高墙深巷之间,欢声笑语回荡不绝。曲水坊的裴宅里更是热闹非凡,

第24章 忍无可忍 从头再忍

此言一出,琉璃顿时唬了一挑:这又是从何说起?莫非她身上比较有货物的气质,怎么最近一个两个都是要买她的?稀奇的是,出价竟然还越来越低!

史掌柜的脸色也变了,忙陪笑道:“这位娘子只怕消息有误,本店的画师乃是东家的侄女,并非奴婢部曲,如何能买卖?”

那婢女冷笑道:“那便把你东家叫过来!想你那东家不过是胡商,市籍客户而已,比奴婢也高不了太多!你可知道我家夫人是谁?他侄女能被夫人看上,是几世修来的造化!”

史掌柜忙道:“我家东家姓安,东家的从叔武德年间便是散骑侍郎,早已脱了客籍,东家的侄女也是良家子,能得夫人垂青,原是莫大的机缘,只是按理却无法跟夫人去享福,望夫人恕罪。”

黄衫婢女微觉语塞,她只道商人们都是市籍,没想到这家却是祖上做过官脱了籍的,良家子更不同于奴婢,根本就不能买卖。她不由回头看了自己的夫人一眼,只见那张圆脸已经阴沉了下来,心里不由一哆嗦,想了想还是道:“你且让那画师出来见过我家夫人!”

琉璃在心里叹了口气,分开众人走了上去,端端正正的行了一礼,“见过柳夫人。”

贵妇人一直纹风不动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目光在琉璃身上略停了停,扶着她的另一个婢女一眼瞥见,忙开口问道:“你如何认得我家夫人?”

琉璃心道:你家夫人每次出个门都搞这么大动静,不嫌沉的举着那么大的“魏”字,不就是为了让别人都认得她这位魏国夫人么?面上却恭敬的微笑道:“奴不久前曾在大慈恩寺外见过夫人的卤薄,故此认得。”

柳夫人闻言又上下打量了几眼琉璃,两道细眉慢慢的皱了起来,半响才淡淡的道:“你年纪轻轻的,倒有几分眼力,听说你画功不坏,我如今正缺这样的人手,不知你是否愿意来王家为客户?”

琉璃虽然也从崔玉娘、裴八娘几个身上见识过一把高门女子的傲慢,但此刻听得柳夫人这番话,心里忍不住还是“靠”了一声,虽然的确经常有人自愿投身高门为奴,但也不是人人都那么贱吧?她用得着拿出这样一副施恩的口吻,难不成还指望自己听了这话立刻感恩戴戴的上去亲她鞋底?她心里憋火,语气却更加恭顺了些,“多谢夫人厚爱,奈何琉璃无法从命,万望恕罪。”

柳夫人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最先开口的那位婢女怒斥道:“大胆!夫人的话你也敢驳斥?”

琉璃微笑道:“不敢。夫人适才是问,是否愿意去王家为客户。小女子非为不愿,乃是不能。启禀柳夫人,奴家祖上也曾封过公侯,家族也有小小的名声,如今衣食无忧,却要贪图富贵去做客户,却置祖宗颜面、家族名声于何地?柳夫人出身名门,又是当今皇后的母亲,原是天下妇人的楷模,自然知道身为妇人,当以家族为重,又怎会怪罪?”

说完她又向柳夫人郑重的行了一礼,“请柳夫人体谅,小女子虽不能伺奉夫人左右,然夫人若有吩咐,一定肝脑涂地,在所不辞。”刚才柳夫人的目光是落在了牡丹夹缬之上,想来今日之祸,应该就起于这夹缬。武则天不是穿着那身牡丹纱衣在宫里的牡丹花会大出风头么?柳夫人大概是听说后动了心思,长安城除染织署外只有两家夹缬店,自然不难打听出牡丹夹缬出自何家何人之手,这才有了眼前这一出。

柳夫人目光阴沉的看了琉璃半晌,缓缓点头:“你倒是个口齿伶俐的!也罢,你且给我做四色夹缬,要莲花、梅花、菊花和兰花四种,每一色都要比这牡丹夹缬更好,一个月之后我会让人来取,此间不得给别人再做花样!”

不让她再给别人做花样,这和买了她有什么区别?喔,有的,不用给钱!琉璃心里忍不住暗骂一声,忍着气抬头笑道:“多谢夫人照顾小店,只是一个月内至多也就能做出一两样,四样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的。”

柳夫人并不答话,她身边的婢女冷笑,“无法?那便自己想法去!我家夫人只管一个月后拿货就是,若是没有,你们便自己关了门罢!”

琉璃心头怒火上拱,袖子里双手已不知不觉紧紧握成了拳头,但此时此刻,也只能忍无可忍,重新再忍,微微吸了口气才笑道:“那就麻烦这位姊姊多付一半定金!”

那位婢女没料到琉璃沉默片刻,张口居然便是要钱,不由又是鄙夷又是愤怒,回头看了柳夫人一眼,却见她眼神冰冷的点了点头,她本来就拿了四锭金子在手里,立时便丢了一锭在地上,冷笑道:“拿去!还能短了你的不成?”

琉璃垂下眼皮,好掩住眼睛里的怒火,史掌柜已经上前一步,捡起了那锭金子,笑道:“请稍候片刻,小人这就找钱。”

柳夫人摆了摆手,淡然道:“不必了,此后这位画师只能给王家画夹缬的花样,待交了四色花卉后,自然还有事情吩咐她做!”说完悠然转身,在婢女簇拥下缓缓登上华车,一行人又如来时一般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如意夹缬。

待这行人走远,店里的客人这才七嘴八舌的议论开来,附近相熟的店子也有人过来询问,待得听说了这事,各个都是摇头不语。

琉璃看着史掌柜手里那锭小小的金子,只觉得荒诞无比。这一锭最多五六金,不过六千多钱,就生生买断了自己的花样,这位柳夫人也太“大方”了吧?也是,她原先准备只花二十金就买下自己,不过是一个头脸齐整些的婢女的价格。柳夫人是认为画师和婢女是一个价,还是认为她的的钱就格外值钱?若是那位王皇后的智商也和这位柳夫人差不多,她能斗得过武则天才真是没天理了!还四花夹缬,她以为皇帝是蜜蜂转世么?身上有几朵漂亮的花花草草他就会嗡的飞过来?

史掌柜自然明白琉璃心绪不佳,他自己也是一腔郁闷,此事也无法抱怨,待议论稍熄,便回身对她道:“四样夹缬要一个月赶出来,却是要作坊日夜做工了。要比那牡丹夹缬更好,只怕不大容易。”

琉璃明白掌柜的意思,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尽力而为。”说着便转身进了后院自己的画室里,愤怒从来都不能解决问题,有时间生气,还不如做点有用的事。

小檀忙跟了上去,进门才低声道:“这柳夫人真是当今皇后的母亲?怎生如此不讲道理?”

琉璃苦笑一声,摇摇头,“莫提她了。”说着便动手研好了墨,随手在夹皮纸上勾了几个样子。如今夹缬花纹还是飞禽瑞兽为主,花鸟原本就少见,之前她画的缠枝牡丹又是后世的经典纹样,四色花卉图要画得比那牡丹夹缬还好谈何容易!琉璃头疼的揉了揉额头,将画好的几个样子都丢到一边,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却听一阵脚步声响,门帘一挑,武夫人已出现在了门口。琉璃忙放下笔迎了出去,笑道:“可曾买到合意的弓箭了?”

武夫人皱眉叹道:“你在我面前还作甚模样?掌柜都告诉我了,你这也叫无妄之灾!此事我定会告诉我家妹子,她最是聪慧,定能帮你想出法子,说起来这事也与她……”她想起什么似的捂住了嘴,转头指着墙上的狩猎图道:“我原想让你帮我也做个这样的夹缬屏风送人,如今看来却是不成了。”

琉璃笑道:“有什么不成的?也就是这两天没有空闲,过两日只怕想忙也无事可做了。夫人不妨先说说看。”开玩笑,她哪能因为柳氏这样横行不了两年的纸老虎,就放弃一棵真正的大树?

武夫人想了想,笑道:“我倒也未想好,只是再过一个多月,也是有人要过寿辰,我想送一样别致些的物件做寿礼,这夹缬屏风便是不错,只是还想不好要送个什么样子的。”

琉璃便问,“此人最爱何物?”

武夫人沉吟道:“最爱的便是书法,他不爱游猎玩乐,因此狩猎图的只怕不大合他的意,余者么,他也不爱珠宝珍玩、奇花异草……”不知想到什么,她的脸颊又飞起两朵红云。

琉璃见她眼波流传、晕生双颊的样子,眼角又扫过那条精美的夹缬罗裙,心里猛地一动,难道那则八卦居然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