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寂灭

星河寂灭

更新时间:2021-07-27 18:13:38

最新章节: 过了腊月二十,西州城里年节的气氛便一日比一日浓郁起来。虽然因大军北征,商贾、护卫们依然在为押运军粮而奔走,不少丁男也随军服役,城中人口比往年少了好些,但到了祭灶这一日,依然是处处张灯结彩,家家杀猪宰羊,换了新装的孩子们四下乱跑,西州各坊的高墙深巷之间,欢声笑语回荡不绝。曲水坊的裴宅里更是热闹非凡,

第21章 断发明志 完美收场

库狄氏忙道:“你出来得正好!你倒给这位官媒娘子说说,你去都尉府却为何来?姑母是否曾跟你说过此事?”说着就要去拉琉璃。

琉璃却退后一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低下头去,“姑母,此事请听琉璃一言!”

库狄氏不由都怔住了,皱眉道:“好孩子,你这是做甚?”

琉璃向她端端正正行了一个大礼,无声的深吸了一口气,才抬头道:“姑母一片好心,侄女感激在心,奈何琉璃命薄,竟惹出今日之事,若是真如这位官媒娘子所说,闹到公堂之上,琉璃不但是给库狄家惹来无妄之灾,也是令河东公府、裴都尉府两家高门蒙羞,裴氏一族,名声何等皎皎,若是闹出为争妾对簿公堂之事,岂不是贻笑大方?届时姑母与官媒娘子,又如何向两府家主交代?”

库狄氏和那官媒顿时语塞——她们刚才在气头上自然都是不肯退让,以两府的地位,往日若遇上这等小事,不过是向长安县递个名柬自会解决。但此次若是两府对上,正如琉璃所说,那裴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河东公府和裴都尉府虽然血缘已远,但同出于闻喜裴氏,同族兄弟为争一胡女而打官司……真要闹出这样的丑闻来,她们哪里兜得住?

可是,此时此刻,要她们服软让步,又如何甘心?

静默了半响,还是库狄氏先忍不住道:“依你说当如何?”

琉璃伏在地上,袖子掩处,用手里藏着的剪刀用力刺了手腕一下,抬起头来时,已是眼中含泪,满脸悲怆,“今日之事,不怪姑母与官媒娘子,只怪琉璃无福,不但不能为父亲分忧,反替家中招来此等难事,若再惹上官非,便是万死也不能赎其罪!由此可见,琉璃本是不祥之人,不配如此厚爱!”

这话简直说到了曹氏的心里去,第一个便点头道:“此言诚然有理,其实说来,我库狄家也不止一个女儿……”说着便想向守着珊瑚门口的仆妇打个手势。

库狄氏气不打一处来,断喝一声,“住嘴!”曹氏一怔,不敢再说,神色愤然。

琉璃深深的低着头:“庶母所言不错,琉璃的确命薄不详。若为小小的琉璃,惹得两府生出嫌隙来,何其因小失大!如今两府的聘礼都已入门,便是琉璃的阿爷在此,岂敢择其一家而拒一家?无论择哪一家,琉璃可以入高门享福,却置库狄家于何地?又置两府的名声、裴氏的名声于何地!”

库狄氏与何氏相视一眼,又各自转过头去,的确,今日两抬聘礼都已入门,琉璃无论选择哪一家,另外一家名声都不会好听,而且无论怎么选,只怕对裴氏的名声也没有什么好处!

何氏便有些后悔刚才话说得太满,库狄氏心里更是七上八下起来:昨天自己一听到这消息,只想到好容易有了侄女来当帮手,还能出了被郝氏暗算的那口恶气,怎么能半途被别家搅合了去?因此忙忙的提了聘礼出来,却没跟裴都尉交代过还有这档子事,万一闹大了,琉璃不选自家,固然丢了面子,但若琉璃选了自家而因此得罪了河东公府,裴都尉只怕也饶不了她!

琉璃又行了一个大礼,才抬起头来一字字道:“两府带来聘礼琉璃实在都不敢收下。请两位明鉴,此事非为琉璃拿乔,实乃命薄福浅,未高入门先惹事端,故理应为贵人所弃!”

库狄氏和何氏心里都是一松,仿佛溺水的人突然捞到了一根浮木:从今日的情形来看,这还真是一种不失体面的办法,只是,却不知过后对方会不会又使出什么花招来夺人?

琉璃看着她们的脸色,心里渐渐有了底,声音也更是决然,“为免日后口舌,致使两府令名受损,琉璃在此明誓,此生此世,绝不为两府之妾!若违此誓,天厌之,地弃之,下场便如此发!”说着,右手一举,露出了早就拿好的剪刀,左手扯开发髻,一剪刀便绞了下去。

眼见一把褐色的长发落在地上,库狄氏几个都变了脸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断发便如自残,这不是能开玩笑的事情!库狄氏叫道:“这是做什么?”琉璃身后站着的小檀早跳了起来,伸手夺下了剪刀。

琉璃长叹一声,低头用袖子遮住了脸,肩头微微抖动——尽管对今天的戏码早有心理准备,但真这么振振有词的把自己贬得一文不值,最后还要鸳鸯附体一把,她实在是肉麻得有些扛不住了……

何氏跺脚叹了一声,转头看向库狄氏,库狄氏也转头看着她,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读到了一丝轻松:比起相持不下打官司,或是琉璃选了任何一家,如今这结果倒是可以接受的——不是琉璃看不上她们,是她们都嫌琉璃是个祸水!

何氏低头思量了一会儿,走进屋子里收起了文书,对曹氏淡然道:“此事小媒须先回去向世子夫人如实禀告,聘礼暂存片刻,告辞了!”

小檀懒得多看库狄氏的脸色,上来把琉璃扶堂屋的西间,一面将她的头发重新挽了起来,一面便叨叨,“可惜了那么些头发……”

看了看窗外又叹了口气,“也不知她们何时把聘礼抬回去,今日怎么会巧到这份上,真真是奇了!”

琉璃心里咯噔一下,垂着眼睛没有做声。却听小檀又絮絮的念了几句别的,显然刚才只是随口一说,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待得一切收拾利落,库狄氏的声音也已在外间响了起来,听起来颇为郁怒。琉璃识趣的并未出去——库狄氏此刻只怕并不想再看见她,就像她也不想再对着那张面孔做哀哀欲绝状。

两间屋子里一片沉闷的寂静,连曹氏都一言不发,院子里的壮汉们闲极无聊的说笑声倒是越来越大,那嘈杂不但没有打破屋里的寂静,反而静默变得更加让人难以忍受。琉璃怔怔的看着窗户,几乎听得见自己心跳的声音,这是她两辈子加起来最大的一次赌博,赌对了便是一劳永逸,要是赌输了……

时间突然变得极慢,好容易才熬到午时,曹氏让人去坊门口买了两篮子胡饼,大家胡乱吃过便罢。又过了半个时辰,院子里终于响起一阵骚动,随着一阵脚步声,隔壁传来那位官媒何氏的声音,“库狄夫人果然未走,世子夫人让小的来抬回聘礼,不知夫人说话可算数?”

库狄氏冷冷的哼了一声,“我侄女儿既已立下那等毒誓,做姑母的还能逼迫她?官媒娘子若不放心,此是文书……”只听“刺啦”两声,大概是将准备的纳妾文书撕成了几片。

琉璃长长的出了口气,一直紧握的双拳慢慢松开,这才感觉到掌心生疼,胳膊发酸。按说她应该感到踏实,但此时此刻,却反而有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事情的发展居然与他预料的一模一样,她居然真的就这样赌赢了!三天来,琉璃一直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才会相信那样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人,按他的法子把事情慢慢逼成了一个死局,逼得她们僵持不下时再抬出“裴氏名声”这四个字,没想到她们真就这样同时放手了……

却听何氏响亮的道了声“好!”,又道:“今日小媒原是受人之托,无意冒犯贵府,世子夫人愿送上四色布帛,一则为贵府压惊,二则,此事……”

曹氏半天没接口,倒是库狄氏寒声道:“放心,今日之事必不出此门!”

何氏的笑声显得欢悦了许多,“库狄夫人果然爽快,小媒这就告辞。”

片刻之后,院子里响起了她的声音,“大伙儿辛苦,把这些箱子再抬到外面的车上去,仔细些。”院子里顿时响起了一片杂声。待得声音消停,隔壁屋的库狄氏也冷淡的说了一声告辞,院子里又照旧乱了一遍,才最终安静了下来。

自始至终,库狄氏都再未提过琉璃一句,或进来看她一眼。

琉璃忍不住微笑起来:河东公府好歹还留下了几匹布,姑母大人大概一根纱也不会留下……她站起来,舒缓了一下发酸的筋骨,慢慢走了出去。只见曹氏正站在屋子当中,拿着已经被撕成四片的纳妾文书,满脸都是纠结,抬头看见琉璃,脸上露出一种古怪的神色,说不出是恨还是怒。琉璃看着她,展开了一个灿烂的笑脸,“庶母还未着人去将阿爷找回来么?”

曹氏眼睛一眯,哼了一声,将手中的文书丢在案几上,转身便出去了。琉璃微觉好奇,走上两步,拿起纳妾文书拼在一起看了一眼,在看清楚“五十金、一百五十匹布帛”等字样后,又随意瞟了一眼开头,却不由怔在了那里。